字号:

流量时代的凉薄

2021-09-21 来源:《三月风》2021年第4期
咪乐|直播|官方下载苹果版 全面深入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关乎我军建设根本方向,关乎新时代强国强军事业发展,关乎党和国家长治久安,关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前途命运。

4.pic_hd_1 - 副本.jpg

文_张 丰

3月12日凌晨,歌手庞麦郎的经纪人白晓在社交媒体上发了一段视频,说庞麦郎患有精神分裂症,已于今年初住进了精神病院。

白晓说,庞麦郎体重从130斤下降到了80多斤。庞麦郎老家的村支书透露,他曾殴打自己的母亲,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入院了。这说明,庞麦郎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堪忧。

2014年,30岁的庞麦郎因一曲《我的滑板鞋》走红。在一些媒体报道中,他是一个拥有艺术理想、逆袭的小镇青年典型,但是,他的形象又是“怪异”的:“头发板结油腻,被单上黏着皮屑、指甲和花生皮”。“MV也要一遍一遍看,欣赏他动态的帅气和爆表的颜值。”网友戏谑说。

这些描写,可能基于现实,但也带有明显的猎奇。在一些人的眼光中,他可以走红,但必须是怪异的、丑的,甚至是病态的。这样才能满足那些人的心理。

很有可能,庞麦郎走红的初期,精神状态就不太好,但他也知道猎奇目光中包含的恶意。他曾经辩解,谁的床单上不会掉下头发和头皮屑?租住在那样差的环境中,屋子里有怪味,也正常不过。

但他没有能力逃脱这种猎奇。白晓说过,庞麦郎和公司签约时,公司派出几个“大汉”,强迫他拿出身份证。这种说法或许有夸张,但一边诱惑,一边催促,是有可能的。

好几个有影响力的自媒体写过他,但庞麦郎也难说真的红了。到目前为止,他的微博粉丝是17万多,离真正的“明星”还差得远。他生病的新闻出来后,最有代表性的网友声音,是“第一次知道这个人”。

他没有那么“红”,但“红”带来的伤害,已经落在他身上。

这是流量时代的凉薄。

庞麦郎的处境,让人想起“流浪大师”沈巍。“大师”身份,只有他作为流浪汉时才成立,才能带来关注和流量。庞麦郎呢,一旦公司和吹捧他的人认为“怪异”是他走红的原因,就会变本加厉地消费和开发这一点,他必须怪异和“疯狂”下去。一个想过正常生活的庞麦郎,必须被制止。

庞麦郎要努力隐藏自己对生活的真实渴望,去维持那个自恋、病态、怪异的人设。或许开始他只是在表演,但是这种表演,也让他痛苦。他后面的经历,让本就不好的精神状态加剧恶化。

悖论在于,这个过程一旦开始,就很难停止。就连他生病本身,也会被开发,变成流量。有网友认为,白晓拍的这个视频,也有消费庞麦郎的嫌疑。这并非没有道理。白晓曾表示,想开发滑板鞋——那可能是庞麦郎在无法产生好的音乐后,新的利用价值,得榨干净。后来,庞麦郎的网店真的上线了,不过没多久,滑板鞋又下架了。

庞麦郎不会是最后一个“牺牲品”。

社交媒体赋予每一个人走红的可能,它带来的进步当然是不可估量的,但是对每一个具体的人来讲,能从“流量”中收获到什么,实在是一个未知数。比如,有些搞吃播的人,因为吃得太多,已经患上严重的“三高”。

前两天,我去吃成都一家新晋网红小吃店。不出意外,门口排起了长队。有不少人一边排队一边“直播”,等取到食物,就装模作样、大呼小叫地赞叹。我承认,这让我有点倒胃口。

或许应该反思,在庞麦郎走红的这几年,我们自己到底站在一个怎样的位置?是猎奇者,起哄者,还是真的欣赏他?在流量时代,我们是否在慢慢失去自我,变成了博点击的可怜虫,抑或博点击者的工具人?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
百度